解放軍上將葉飛:一顆子彈頭
發布人:陳暉 閱讀次數:3954 2021/11/22 10:56:11

       文物檔案

  福建省革命歷史紀念館一樓展廳,一顆銹跡斑駁的手槍子彈頭,靜靜地躺在展臺上。這顆子彈頭,長1厘米,寬1厘米,重量19克,是國家一級文物。

  1999年4月,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解放軍上將葉飛在北京逝世后,他的子女捐贈了這顆意義非凡的子彈頭。它曾遺留在葉飛的胸內達66年之久,記述著一段不同尋常的歷史。

  在距離福安城區50里左右的地方,有一個名叫獅子頭的渡口。富春溪旁,一座上下兩層的木頭小樓,在渡口處亭亭而立。這個小樓,名叫獅子頭客棧,來往于福安、賽岐之間的行人都要在這里歇息、吃飯、等船。由于流動人口很多,為掩護革命活動,閩東黨在各地建立了秘密交通站。獅子頭客棧就是其中之一。

  正是在這間小小的客棧里,一顆子彈頭的故事,一場生與死的拉鋸戰,至今仍被口口相誦。

  1933年秋天,葉飛以中共福州中心市委特派員的身份來閩東巡視工作。就在這年春夏,轟轟烈烈的春荒分糧抗捐斗爭,有力地震懾和撼動了地主階級在鄉間的統治地位,也使得更多的農民團結在黨的周圍,為創建紅色政權奠定了基礎。8月1日,福安縣在北區泰逢召開了由各鄉革命群眾大會產生的代表大會,成立了福安歷史上第一個工農政權——福安革命委員會。

  福安革命委員會的成立和它領導開展的打土豪借款和分糧斗爭引起了敵人的極大恐慌。敵人糾集了海軍陸戰隊、警察隊、地主反動民團、大刀會共千余人,進攻北區,企圖“剿滅”新生的紅色政權。

  就在那年冬天的一個中午,葉飛從游擊隊根據地下山,前往獅子頭客棧接頭,他來到二樓的一個房間等候。過了一會兒,聽到樓下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葉飛以為是接頭的同志到了。正準備迎上前去,回頭一望,怔住了,立即伸手去掏槍,但是,對方的槍聲已經響了,葉飛頭部中彈,倒在血泊之中。

  幸虧子彈尚未擊中要害,這時候他的頭腦還是清醒的,他聽到國民黨特務下樓的聲音,就把頭抬起來看了一下。這一看壞事了,原來國民黨特務只下去了兩個,還有一個搶了他的東西以后,下樓之前回頭看了他一眼,發現葉飛還沒有死。他大叫起來:“還沒死,還沒死”,轉身又開了三槍,葉飛胸部腿上同時中彈。這時,店主和客人早已跑得無影無蹤,四周一片死寂。

  葉飛身負重傷,鮮血直流。他躺了一會兒,估計敵人已離去,就掙扎著想爬起來,可是全身一點力氣都沒有,傷口像撕裂一樣鉆心地痛。但此時葉飛腦子出奇的平靜:“現在要流盡最后一滴血了,實現了入黨的誓言。只是死得早了點,年紀還輕,才19歲,不能再為黨多做些工作了……”又躺了一會,葉飛體力有些恢復,一個念頭閃過:“也許不至于死,我不能在這里等死,要想辦法脫險,爭取活下去!”由于失血過多,他無力站起來。他拼著最后一點力氣,爬到樓梯口,又順著樓梯一級一級往下爬。用了一個多小時,才爬到距客棧不遠的一座磨坊旁的小水溝邊。他強撐著喝了幾口水,昏倒在那里。

  昏死10個小時后,葉飛才蘇醒過來。他發現自己躺在床上,有人在旁邊照顧。這是怎么回事?原來,獅子頭客棧對岸不遠的獅子頭村有一個黨支部,群眾基礎很好??蜅@飿岉懙臅r候,村里的同志知道有情況,可一時不敢貿然前來,一直等到天近黃昏,路上沒什么行人了,黨支部書記帶著人搖著船,找到了昏死在水溝邊的葉飛,把他運回村里,派人去請了護士。

  村里沒有醫生,只有個護士。她一接到通知,連忙披上棉衣趕來了。她按了按葉飛的脈搏,又俯下身子,耳朵貼著他的胸膛,聽了聽。大家急不可耐地悄聲問:“怎么樣?”

  “噓!”她擺擺手,示意大家別作聲。她又在葉飛身上的傷部附近摸摸按按,然后直起身,不緊不慢地說,“別慌張,你們稍等一下,我一會就來?!笨此f話的神氣,好像蠻有把握的,大家這才松了一口氣。

  不上一袋煙工夫,她背個藥箱,拎著一壺開水,氣喘吁吁地回來。只見她蹲了下去,小心翼翼地解開葉飛的外衣,從箱子里取出一把锃亮的剪刀,剪開被鮮血染紅了的毛線衣;接著又掏出棉花,沾了開水,洗去臉上和胸口的血瘀,在傷口上撒了些藥粉,然后一點一點地掏掉鼻腔、口腔里凝固了的血塊。做完了這些,又給他蓋上被子。大家提心吊膽地圍在四周注視著。雖然她手腳是那般麻利,有板有眼,大家仍然十分擔心,這一折騰會使葉飛……可是,不一會兒,只見葉飛的頭微微地動了一下,接著,發出一聲低沉的呻吟——他從昏迷中蘇醒過來了!

  像一陣春風吹拂過人們的心頭,頓時,屋里充滿了生機,大伙臉上露出了微笑。

  葉飛慢慢地睜開眼瞼,看了看,嘴角漾開了微笑。他活過來了!這幾乎覺察不到的微笑,蘊蓄著多么頑強的毅力啊!

  這時,一個老婦人推門進來。她手里端著一碗米湯。米湯一滴一滴地灌進葉飛嘴里。葉飛漸漸精神起來了。

  由于獅子頭村一帶我黨力量比較強,當時,特務自認為刺殺任務已經完成,不敢久留,便匆匆地返回了福安縣城??伤麄兊念^目見到從葉飛身上搜來的筆記本后,意識到刺殺的對象是一個大官,急忙組織大批人馬趕回村里查看究竟。敵人一家一戶搜查,對進出的行人嚴加盤問,獅子頭村一下子失去了往日的寧靜。就這樣,整整折騰了一個星期。

  由于敵人搜捕嚴密,黨組織希望盡快把葉飛送到游擊隊根據地,這樣才能完全脫險并得到救治??墒?,從村里到山上,路上設有關卡。這可怎么辦?為了葉飛的安全,黨支部在群眾的協助下借來行頭和轎子,第二天將葉飛裝扮成新媳婦回娘家,巧妙地躲過了國民黨民團的盤查,安全到達閩東蘇維埃政府所在地,葉飛終于死里逃生。限于當時的醫療條件,打中他胸部的那顆子彈,一直沒有取出來,而是伴隨著葉飛,走過60多年的戎馬生涯,成為他身體的一部分,見證了一個革命者南征北戰、出生入死的傳奇一生。

  葉飛將軍曾多次動情回憶說:“我的戰斗生涯中幾經生死,1933年冬天的那次,我幾乎已經到了死神的懷抱,但最終還是掙脫出來。那次遇險時敵人向我射出的子彈,至今還留在我身體內,算是一個永久的紀念吧?!?/p>

  生死與共魚水情 

  這顆子彈頭,經過歲月的洗禮,早已經銹跡斑駁,但不變的是共產黨人與人民群眾榮辱與共、風雨同舟的魚水深情。生死攸關的時刻,葉飛心里想的是“不能再為黨多做些工作了”;危難來臨之時,閩東群眾無懼無畏,一次次救助了像葉飛一樣的革命志士,一同在閩東這塊紅土地上建立工農武裝,進行了艱苦卓絕的革命戰爭。

  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打江山、守江山,守的是人民的心。一顆子彈頭的故事深刻詮釋著,始終保持同人民群眾的血肉聯系、魚水深情,共產黨人的信仰才有了最堅實的寄托與最根本的歸宿。鑒古知今,作為一名共產黨人,不論何時都要始終把群眾當親人,自覺同人民想在一起、干在一起,常思百姓疾苦,常謀富民之策,盡心竭力為群眾辦實事、做好事、解難事,以為民謀利、為民造福的實際行動取信于民。

小14萝裸体洗澡视频免费网站_色欲色香天天天综合无码WWW_久久精品亚洲一区二区三区_成年奭片免费观看视频天天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